纨绔世子妃全文阅读,小警花穿越成男人,被逼婚就算了,这洞房花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原创小说 >
纨绔世子妃全文阅读,小警花穿越成男人,被逼婚就算了,这洞房花
* 来源 :http://www.arenasoccershop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10-09 16:24

张张嘴,便有纤纤素指拿着银匙挑了剔籽去皮的葡萄送进口中。

招招手,便有窈窕美女手握锦扇送来香风阵阵。

抬抬脚,更有如花美眷柔指轻捏舒缓身体疲困。

这般帝王级待遇、总统般享用,该是人人钦羡,试问,天下有几人还会满意?

哎!

萧玉卿应当算是天下为数不多对此般待遇心胸满意之人。

时值夏末,可是天气却照旧酷热,气氛中都是炎热的滋味,锦扇送来的香风让人昏昏欲睡,可是却又香气太过,让人头脑发胀,堪堪不能入眠。

软榻放置于大大的合欢树下,正好包围在暗影中。

萧玉卿眯着眼,慵懒的躺在榻上,心中无穷慨叹和愁闷。

穿越这活儿不是考究对口儿的吗?

男穿男,女穿女,就算是畜生,一只猪穿越,老天也不会让猪变成驴吧?

她到底是得罪了哪路神仙,想她也是一枝花,为何就穿成了一棵草?

萧玉卿闭着眼顺手扯了扯紫色锦绸所制的广宽锦袍,就算这颗草还开着花,穿越。那又若何样呢?

在他人看来她还是个男人,假男人更让她搅扰。

去厕所的时候是要去男厕还是女厕?

这里的男人,十七八岁就要娶妻,那她到时候是娶个女人回来当摆设,还是纳个男人回来办实事儿?

萧玉卿想到这里,心头尤其烦闷,只感想尤其热了几分。

萧玉卿半睁半闭着眼睛,看了看日头的高度,明明都要落下去了,为何还这么热?

“青儿,你大点儿劲儿,看着纨绔世子妃电视剧。这风太小了,根底就不凉爽!”萧玉卿心烦气躁的扯了扯领口,露出白净的锁骨。

随即,范畴奉养着的美人全都面红耳赤,可是眼睛的余光却又奈不住飘忽在那懒洋洋躺在榻上的人。

“少爷,羡美阁内还有不少冰,不然,奴婢给您做之前您喜欢吃的水果碎冰吧?”

萧玉卿摇点头,天气这么热,就算她吃到拉肚子也解不了热。

半月前,她醒来,便到了这里。

听说前身是在一家红楼与人争抢花魁,没抢过他人,被气得一把火烧了那家红楼,不过荣幸的是,没有人员伤亡,除了伤了自己。

若不是这具身呈今朝她用着,萧玉卿她真想给前身两巴掌。事实上小警花穿越成男人。

是有多笨拙如猪?

明明是放火烧他人,结果人家全都有惊无险,唯有自己熏死了。

萧玉卿在心底一叹,不过若不是前身烧死了,她推断也就间接名誉殉职了。

不过,也听说,若不是前身自己晕死过去,一顿毒打是免不了的。

这真是福兮祸所伏,祸兮福所倚,有些事,还真说不好到底是福还是祸!

令萧玉卿最愁闷的是,这个前身到底是为什么女扮男装?

“萧玉卿,你这个孝子,看我本日不打死你!”

萧玉卿立刻伸手伶俐的从软榻上跳了起来,此前的慵懒和舒服马上散失一空,让她尤其愁闷的是这每隔三五天就要演出的全武行。

“爹,又若何了?我本日可什么事也没做!”萧玉卿今朝都条件反射了,只消看到那个气汹汹的老头,想知道洞房花烛。她就下认识的逃窜。

萧正然当真算不上老头,不过是四十多岁,明明气质儒雅,一身官袍却又增添了几分庄重,此时却气得脸面通红,拿着戒尺的手上青筋绷起。

萧玉卿绕着软榻遁藏萧正然的戒尺,那东西看着不大,可是落在身上却是万分疼痛。

萧玉卿看着跪了一地的美人奴婢:“你们还不都起来,看着那老头儿要打少爷,还不急速拦着?”

萧正然一听,颜色马上转青:“你这个忤孝子,我本日要打死你,看谁敢拦我?”

说着,萧正然拎着戒尺追了下去。

萧玉卿又蹦又跳,以她的技艺躲过戒尺其实不难,可是就萧正然的脾气,若是不打她两下,是永远不会解气的。

“老爷,老爷,您这又是为了什么啊?本日卿儿一直都很乖的!”萧夫人段氏闻声带着人赶了过去。

萧夫人段氏出身清平王府,乃是清平王府郡主,清平王是与当今皇上隔了不知道几何代的堂兄弟,所以萧夫人也算是出身皇室。

不过,萧夫人却只是萧正然的继室。

萧正然的原配夫人带着他们的长子,学会越成。多年前在去护国寺上香的时候出了不测,以后,萧正然才娶了今朝的萧夫人。

不过,萧正然万分疼爱萧夫人,身边无妾无通房,所以萧正然与萧夫人就唯有萧玉卿以及萧玉卿的姐姐萧文卿。

萧夫人拦着萧正然的戒尺,却没有想到萧正然的手下没准儿,戒尺间接落在了萧夫人的背上。

“娘!”

“娘!”

“夫人!”

萧玉卿和萧文卿一左一右立刻扶住了萧夫人,萧正然一脸的疼爱,心头的怒火更盛:“你这个孝子,看看你做的善事!”

萧玉卿实在冤枉,又不是她打的。

萧正然看着萧夫人痛的说不出话的样子,盗墓笔记之秦皇陵全集。手里的戒尺举得更高,间接就向着萧玉卿而去。

“住手!”

一声衰老的声响传来,然后便是拐杖戳在地上的声响。

“给老夫人请安!”

“都起来吧,还请什么安,堂堂阁老将府里闹的鸡飞狗跳,我老婆子还能安吗?”来人花白了头发,大略六十多岁的年齿,手中拿着的龙头拐杖落地时万分的繁重。

“娘,我不是……”萧正然举着戒尺的手落下。

“不是什么?你不回来,府里还安生几分,只消你回来就鸡飞狗跳。”萧老夫人没有给萧正然说话的时机:“乖孙过去,让祖母看看可有伤到了哪里?”

萧玉卿没有过去,反而哭丧着脸喊道:“祖母,爹爹打伤了娘亲!”

老太太拄着拐杖走过去,没有看萧夫人,反而拉着萧玉卿高低详察:“你这孩子,还惦念他人?你爹显明就是要打死你,还不护好自己?”

萧玉卿无语,这是他人吗?这是她娘啊,这老太太当真是偏疼的可能。学会男人。

萧老夫人似乎更喜欢萧正然的原配妻子,固然那个女人出身低贱,可是脾性听说很好,而今朝的萧夫人出身皇家,天然有些小脾气,若不是生了萧玉卿这个儿子,推断会被这个老太太挤兑死。

萧正然看着萧老夫人简直是没有底线的宠溺萧玉卿,不光怒火更盛:“母亲,您别再这样溺爱他了,会毁了他的!”

“你是说老太太我在害自己的孙子?”萧老夫人搂着萧玉卿的肩膀,一边安抚的悄悄拍着,一边眼神凌厉的瞪着自己的儿子:“你若是能够多纳几个妾,开枝散叶,我老婆子能只守着这么一颗独苗?”

萧玉卿的嘴角抽了抽,这老太太时刻不忘给自己的儿子送女人。

“母亲,您知道不知道,这孝子在外观有多谬妄?”萧正然恨铁不成钢的深恶痛绝的道:“本日户部尚书李泰执政上竟然问儿子的学生多还是这孝子的女人多?”

“噗……”

萧玉卿实在是忍不住。

“你还笑?”萧正然手里的戒尺又举了起来。

“卿儿!”老太太瞪了萧玉卿一眼,但是眼神里却都是钟爱,实在没有什么震慑力,警花。又转头对萧正然冷声道:“李泰还有脸问你?他家的儿子也没有好几何!”

好吧,比上不敷,比下不足!

老太太觉得萧玉卿实在是比李泰的儿子强几百倍,固然每天跟着女人跑,但是在成亲之前没有弄出什么私生子之类的,被逼。还被追上门。

萧正然听到老太太的话,简直想要吐血:“母亲,你也说萧家就这么一根独苗,以后萧家都靠他了,就他这样能担起负担来吗?”

“我堂堂内阁阁老,当年也是状元录取,儿子却大字不识一个,天岂不是要亡我?”

听到萧正然悲怆的声响,萧玉卿其实也挺怜悯他,切实老子是博士,儿子是文盲,说进来是挺丢人的。

“他不识字怪的了谁?他该启蒙的时候,我说请师长来,你非要自己指引,结果呢,你每天不是上朝就是去衙门,自后更是三四年没有回家,都是你延宕了!”老太太一锤定音,将一起的负担推到了自己儿子身上:“你还举着手干什么?你是要当着我的面打死我孙子不成?那好,你打吧,”说着将萧玉卿往前推了推,逼婚。间接推到萧正然眼前:“你打死他好了,看着http://www.arenasoccershop.com/yuanchuangxiaoshuo/20171004/110.html。老婆子我也不消贫穷你,自己找条绳子挂了脖子去陪我孙子!”

萧玉卿无辜的站在萧正然眼前,这真不是她的错,可不是她想要挑战自己老爹的巨擘,是老太太真的是太锋利了。

萧正然举着的手,果真没有落上去,末了只能一甩袖子,气汹汹的摆脱。

萧老夫人急速拉了萧玉卿到身边,高低详察永久,才松了口吻道:“吓死老婆子了,卿儿你要是出了什么事,老婆子我还活个什么劲啊!”

听到老夫人的感叹,萧玉卿还挺冲动,固然老夫人对萧夫人没什么好颜色,可是对她这个孙子还真是够意思,那可是全力维持啊,而且是不论对错:“祖母,您别怕,孙儿没事!”

听到萧玉卿的话,老夫人又绷起了脸:“你这个傻孩子,你爹来意不善,你不急速往祖母的院子跑,阅读。还等着他打你不成?”

呃!

老夫人果真是技高一筹,她只想着围着软榻跑,可是老夫人间接将战场扩张。

“等下次爹爹再发脾气,孙儿就跑去祖母的院子躲着!”萧玉卿急速道:“到时候祖母可要护着孙儿!”

“你也是,以后也收敛点儿,让你爹在外观没脸,他还不回来管理你?”老夫人无法的道:“安妈妈,看小说用什么软件好全本免费的。给少爷去熬一碗压惊的汤,让少爷喝了躺一会,别再让你们老爷给惊到了!”

啊?

这就要喝压惊药?

萧玉卿无语,怪不得这身子养的如此娇贵柔弱虚弱,是真正的柔若无骨啊!

“乖孙儿,你喝了汤药就躺一会儿,早晨过去陪祖母吃饭,省的你那个爹又找你贫穷,”老太太看看跪了一地的美人奴婢,眉头皱了皱:“你身边儿这些人也归置归置,怪不得你爹看了活力,祖母来了都头疼!”

萧玉卿点颔首,这是人,又不是物件儿,还归置归置?

“那祖母先走了!”老太太伸手扶着身边的婆子,一手拄着拐杖,带着一群人,阵容赫赫摆脱。

从进了羡美阁到摆脱,萧老夫人的眼光眼神就没有在萧夫人和萧文卿身上阻滞,以至是连看都没看一眼。

萧玉卿等着萧老夫人一行人走远,这才急速和萧文卿一起扶着萧夫人进了羡美阁的内室。

“娘,你……若何样?”萧玉卿其实不问都知道疼的要命,何况萧夫人这样从小到大没有吃过苦受过疼的人。

“比起生你的疼痛,这点儿疼算什么?”萧夫人赌气道,她不是气萧玉卿惹祸,而是气萧老夫人当着这么多人不给她脸。

萧玉卿不从容的摸了摸鼻子:“我这里有好多伤药,我给您……擦药!”说到末了声响低了八度,由于萧玉卿看到跟着进内室的人还不少,便偶然识的抬高了声响。

萧夫人瞪了萧玉卿一眼,听听纨绔世子妃番外全文。看向自己的陪嫁妈妈刘嬷嬷:“刘妈妈,让这些人碍眼的人都进来!”

等到房间里就剩下母子三人的时候,萧夫人才嗟叹,看着萧玉卿的眼光眼神有些自责,可是却照旧硬着心肠道:“卿儿,就当是为了娘,别胡闹了,成吗?你姐姐这就十八岁了,到今朝都没有人提亲,以我们家的家世,本可能说小我中龙凤,可是就由于你,带累了你姐姐的名望,让她……”

萧夫人呜咽了一下:“就算以后你没有大前程,纨绔世子妃全文阅读。娘身后是清平侯府,也能让你此生无虞,不要再折腾了好不好?”

萧玉卿垂头不说话,她女扮男装的事儿就算是他人不知道,这位利益娘亲总该知道吧?今朝这样说,到底是为什么?

萧玉卿的余光扫到坐在萧夫人身边的萧文卿身上,三小我都是至亲,萧夫人还特地掩饰,那么唯有一个来由,就是萧文卿不知道萧玉卿的真实身份。

“文儿,你先回去吧,娘和你弟弟再多唠叨两句!”萧夫人果真初阶赶萧文卿。

萧文卿也是挺怪异的,看着盗墓笔记秦皇陵2免费。从始至终都冷冷漠淡的,就算是萧夫人受伤的时候,也是一脸的淡定,只是扶住了萧夫人,脸上一点悲切的表情都没有。

今朝听到萧夫人的话,也没有异议,间接站起身,行了个礼,就退了下去。

萧玉卿一愣一愣的,这家都是什么极品啊!

她穿到这里大略有半个月了,之后果为火烧青楼熏晕了自己,半个月里,她简直都在羡美阁里养病,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。而且她对这个位置,这个期间都不了解,也不敢妄动,本想找几本书了解一下时局,痛惜,整个羡美阁连个纸片也没有,她也不敢随意率性张口说要书看。

一动不如一静!

果真,亏得她没说给爷来两本书,由于这个前身根底斗大字不识一升。

也于是,对整个萧家人的脾性并不了解,只是听着交游的美婢大略说了家庭处境。

这半个月,能争持来看她的,被逼婚就算了。除了萧夫人,就是萧老夫人,其他人就在第一天她还迷糊着的时候露了个面,她也没记住。

本日这算是第一次看到萧文卿,一概的大美人儿一个,羡美阁里有一个说一个,没一个能比上萧文卿,可是萧文卿却自始至终都没有和她说过话,冷着一张脸。

“娘,听听怎么样写小说。你还想唠叨什么?”萧玉卿原来还张不开嘴叫娘,不过这半个月萧夫人简直是衣疑惑带的照管她,逼得萧正然几次追到羡美阁来拖人。

萧玉卿对这个娘竟然从心底初阶给与了。

“哎!是娘害了你,娘哪还有资历唠叨你?”萧夫人抬手用袖子擦拭眼泪。

美人垂泪果真让人疼爱,萧玉卿顺手在榻上拿了个物件就给萧夫人擦泪:“娘,你说什么呢?你哪里无害我?”

萧夫人本还伤心要命,可是当看到萧玉卿拖着个被子给她擦泪,相比看全文。简直啼笑皆非,抬手将萧玉卿的手打下去,自己抹了抹眼泪,也不哭了,只是懊丧的道:“当年,娘怀你七个月的时候,你祖母要给你爹纳妾,娘心眼儿小,一心焦,便生了你,可是身体却受了损,再不能有孕,娘又怕你祖母于是给你爹纳妾,也怕你爹自己有了心理,而接生的稳婆又是清平侯府请来的,于是便将你的身份做了假。”

原来是这个来由,萧玉卿摇了点头,果真……很雷人!

“爹和祖母一直不知道?”萧玉卿摸了摸自己的脸,这张脸也当真是宜男宜女相,可是这最致命的没有喉结啊,难道那些人都是瞎子吗?

萧夫人摇了点头:“他们不知道!”

萧玉卿万分难以遐想这个期间的人的智商,真是没有最低,唯有更低!

“假若,那时娘没有……”

“哎,都已经过去十几年了,就别谈论了,今朝也改不回来了!”萧玉卿不太在意的摆摆手,她之前还纠结为何要女扮男装,原来就是由于她娘怕她爹娶小老婆,她果真是太阴郁了,还以为自己是其他国度派来的奸细呢!

“卿儿,娘知道你是怕到了年齿会有人逼你娶亲,怕表露了身份,”见萧玉卿要说话,想知道纨绔。萧夫人摆摆手:“听娘说完,你本年刚刚十五,要娶亲还要等几年,娘一早就就寝好了,等过两年,你便跟着朝中的老将军去边关历练,然后诈死……”

好吧,萧玉卿已经听不进其他的事情了,她说古人的智商低说太早了,看看这时髦娘亲玩的这一手,先是来一招儿真真假假,再来一招儿李代桃僵,只怕她这棵独苗一‘死’,萧老夫人推断也就撂倒了,到时候,萧正然中年丧子,老母病重,推断也没什么心理再想小老婆了。

“卿儿,以后不要再去那些浑浊之地了!”萧夫人刻意的说完,便站起了身:“娘先回去了,娘受了伤,早晨就不过去正居用膳了,你替娘亲给老太太尽孝心吧!”

“好,可是,娘亲你不上药了?”萧玉卿手里的小药瓶还没有掀开,就已经散收回沁人的香气,清爽浓艳,就知道是好药。

萧夫人摇点头:“这是你爹在宫里给你求回来的圣药,你留着防身,写小说怎么赚钱。这个用了不会留疤,唯有皇后才有的,你好好存着!”

说完,萧夫人就走了进来。

萧玉卿听着外观的脚步声越来越远,垂头把玩着那个小药瓶,不留疤啊,真是好药,比整形医生不是还要锋利?

可是,萧正然真不知道她的身份吗?

萧正然可是内阁阁老啊,想知道这洞房花烛。还是史上最年老的内阁阁老,斗死的官员推断一双手加两只脚都不够数,这样执政堂上的老狐狸会看不出她的身份?

还有萧老夫人,就看她的眼睛,满是沧桑还有世故,也看不出她的身份?

萧玉卿举起手,万分刻意的看着自己的手,比之前给自己喂葡萄的美人的手还要细微几分,这像一个男人的手吗?

萧玉卿垮下了肩膀,若是他们都知道她的身份,又为了什么掩饰呢?

再说了,萧老夫人是真的疼爱孙子,若说萧正然是为了萧夫人掩饰,那么萧老夫人呢?她又是为了什么?

好吧,萧玉卿初阶头疼了,她是不是太阴谋论了?

也许,萧正然和萧老夫人是真的不知道她的身份,终于萧玉卿混迹青楼歌坊,推断没哪个女人敢这般做,还有外观的公子大少,领悟萧玉卿的也不少,不是也没人掩饰她的身份?

萧玉卿正异想天开,便听到外观传来一阵脚步声:“大小姐,您又回来了?”

听到外观美婢悄悄柔柔的声响,萧玉卿第一回响反映就是‘这个冰块儿回来干什么?

萧文卿没有回复那婢女,只是淡淡的问道:“少爷还在内里?”

美婢点颔首,扬声道:“少爷,大小姐来看您了!”

萧玉卿叹口吻:“让大小姐进来吧!”她其实没有什么风趣对待一个冰块儿,固然夏天挺降温,可是她对上萧文卿那沉静无波的眼光眼神,一颗留神肝儿就震动个不停。

萧文卿走了进来,看到萧玉卿正坐在榻上,见她来了也没有起身的打算,便间接启齿道:“我并没有嫁人的打算!”

说完,萧文卿径直转身走了。

萧玉卿坐那里半先天想明白,算了。这个萧文卿是来感谢她萧玉卿弄臭了自己的名望牵涉她嫁不进来的,由于她自己就不想嫁人。

这个年代,十六七岁的小丫头不是都恨嫁的吗?

萧文卿还真是个异类!

不过萧玉卿没岁月研商她:“小青,今朝几点了?”

听到萧玉卿的叫声,一小我急仓促的走了进来,还梳着双螺髻,一身粉色衣衫,让这个身形高挑的丫头看下去多了几分心爱,此时可能是由于心焦走路,脸上晕起淡淡的粉色,眼睛不大,可是很有神:“少爷,您方才问什么?”

萧玉卿随即回神:“啊,少爷我就是问问今朝什么时辰了。”

小青看了看放在窗边桌子上的沙漏,嘴角轻轻一翘:“少爷,这东西就在屋里,您干吗还非要让奴婢进来?”

萧玉卿一愣,那丫头满脸的红晕,不会以为她有意叫她进来是想做点儿什么吧?

她当然看到了那个沙漏,也看到他人看沙漏读时辰,关键是,她不会啊。

“这么不情不愿,那以后让小红进来回我!”萧玉卿白她一眼,这羡美阁的女人,事实上被逼婚就算了。或者应当说是女孩,也真是,不是说豪门贵族正直大嘛,看看这些丫头,就像反面她顶两句嘴就会长胖一样。

“别啊,少爷!”小青露出一脸讨好的笑颜:“这几天少爷对奴婢们太好了,所以奴婢有些不懂正直了,少爷可别恼了奴婢!”

说着小青看了看沙漏:“快到了早晨时辰了,要不今朝换衣服吧,到永寿居那边还是有段间隔的,您身子刚好,走快了或许会有些头晕,不如今朝就管理了,徐徐往那边走,而且路上还有一个碧波池,那边对比凉爽,少爷平常不是很喜欢那里吗?”

萧玉卿满意的颔首,这才像个丫头的样子,她不过是绷了脸,这丫头就立刻换了一张脸,世子。极尽讨好:“那还烦闷点儿?”

小青立刻狗腿的翻箱倒柜,誓要找出最时髦的衣衫。

萧玉卿叹着气点头,由小青的行动可能遐想出原主是个多么臭屁的人:“别给我弄那些花里胡哨的衣服,找件简略单纯凉爽的就好!”

萧玉卿第一次走出羡美阁的大门,还是很新鲜的。

这现代的庭院,她看过苏州园林,看过颐和园,可是内里现代工匠陈迹已经有些明显了,像这般原汁原味的现代作战,她还是第一次设身处地。

这一路上,萧玉卿身边美人缠绕,入眼处,美景连绵,还真是让她有种……不白活一回的感想。

洁净,洁净,还是洁净,清爽的气氛扑面而来,萧玉卿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吻。

“少爷,您不过是半月没有出门,若何就一副缅怀的样子?”

萧玉卿瞪了跟在身后的小青一眼,这丫头长的美观,可就是嘴巴太过欠,让她很想堵上她的嘴:“没和你说吗?少爷我伤到头了,很多事情不记得了,看到眼前的东西新鲜,不行吗?”

小青一见萧玉卿的眼睛,立刻闭了嘴,少爷醒来仿佛就不太一样了,以前固然温和,可是却从不与她们多说话,这些美人在羡美阁更像是养在水瓶里的鲜花,尽是摆设。

而今朝,少爷似乎很是享用与美人相处,学会盗墓笔记秦皇陵1-3全集。对她也总是正言厉色的,小青不由得有些原委,以前少爷只和她稍微密切一点,可是今朝,少爷仿佛和其他美人密切了,反而和她冷淡了。

“少爷,您忘了不少的事情,推断也忘了不少人,等会儿在老夫人那里用膳,有不少人,若是您不识得的,您给奴婢使个眼色,奴婢帮您,好不好?”

听到另一美人的话,萧玉卿的颜色好了几分,转头看向那人,肌肤如玉啊,伸手在那美人的脸上抹了一把,笑嘻嘻的道:“还是阿素会体贴人!”

被叫做阿素的奴婢马上脸上绯红一片,眼中娇羞带怯,对萧玉卿飞了一下眼波,娇嗔道:“少爷就会玩笑奴婢!”

萧玉卿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,这大上一岁就分辨这么多呢!

她也调戏过小青,可是那丫头就如木头一样,懵懵懂懂,其实纨绔世子妃番外全文。看看这个阿素,果真是出身不同,经验不同,这手法就不同啊。

萧玉卿身边跟着的美人很多,可是就目前来说,一直跟着萧玉卿的奴婢,其实也就是小青和小红,看看这没文明的人取的名字,她都不美意思叫进去,真跌份儿!

而羡美阁里其他的美人,传闻都是萧玉卿从青楼红馆里弄回来的,有当家花魁,也有洒扫丫头,最浮夸的是还有一个老鸨。

萧玉卿真想吐血,连人家老鸨也不放过,这是想干什么?再弄个龟公来,羡美阁就可能开门做生意了!

萧玉卿真正近身奉养的,不是小青小红,也不是这些莺莺燕燕,而是羡美阁里独一的嬷嬷,安嬷嬷。

“少爷,我们到了!”

萧玉卿看到这古色古香的永寿居,点颔首,怪不得自己能养一屋子美人呢,看看这永寿居弄得,这才是真真的隆重的奢侈啊。

早晨这一顿饭,萧玉卿吃的很开心,固然一大屋子人,可是得益于萧老夫人的钟爱,萧玉卿的名望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每小我看过去的眼光眼神都充足了讨好,没有她遐想中的什么宅斗。

萧玉卿吃完饭才晃晃悠悠的往羡美阁走,一闲上去又初阶心理乱转,小警花穿越成男人。你说这没宅斗没宫斗,她穿过去是要干什么?

多无聊啊!

看到萧玉卿很是无聊的嗟叹,小青心理又活了,之前被那个阿素抢了少爷的注意力,这次她要抢占先机:“少爷,是不是特别无聊?要不要出府走走?”

萧玉卿眼睛一亮,出府?

她还真挺想进来晃晃的,看看这现代的街市,也去那红楼青倌见识见识。

可是,想到萧正然手里的那把小戒尺,萧玉卿很没骨气的心肝儿颤了颤,还是要好好打算打算才行。

萧玉卿摸了摸下巴,看向小青:“回去奖赏你!”

小青马上笑颜满满,露出两颗小小的虎牙,声响嘹亮的应道:“谢谢少爷!”说完,还搬弄的看了一眼阿素。

一夜好眠,第二天,萧玉卿就灵魂奕奕的让小青企图好,由于少爷要出府了。

小青立时挑出一身亮眼的紫色衣衫,下面还有金色的绣线:“少爷,穿这个好不好?”

萧玉卿皱了皱眉,遐想着自己穿上这套衣服,就算。难道这里的人都是这样的梳妆化妆?“你确定就好!”

跟着萧玉卿出门的有赶车的老马,随身的两个小厮小黑和小白,再就是丫头小青。

萧玉卿真是对身边人的名字无语了,不是红就是绿,不是黑就是白,又不是染坊若何就跟这些颜色干上了呢?

老马不老,不过是四十岁左右的年齿,萧玉卿能看出此人有几分功夫底子,走路脚步轻身形稳,连挥马鞭的举动都透出不日常的力道。

小黑呢,长的高高壮壮的,皮肤乌黑,牙齿很白,笑起来有种憨傻的感想。

小白就是个典型的小厮样子像貌,瘦肥大小,万分的机智。

萧玉卿坐在马车里从车窗看向外观,听着不时传来的叫嚣声,心中竟然万分的啼笑皆非,这在现代逛街还真是……颠得慌!

这马车没有减震,没有塑胶轮胎,没有充气内胆,木轮子杠上高高卑低的路,简直要颠死人了!

马车里能坐的位置也都是实打实的木头,下面仅仅有薄薄的一层铺垫,屁股都要墩开花了。

萧玉卿看向没什么感想的小青:“小青,还有多久能到?”

“少爷,您是想去怡红楼还是去春意阁?怡红楼近一点儿,也就还有一盏茶的时辰,春意阁要远一点,不过也没有远几何,纨绔世子妃全文阅读。都在一条街上!”

真啰嗦!

“那就去最近的那家!”萧玉卿歪了歪身子,将屁股抬了抬,让屁股少受点罪!

小青急速通告外观的小白:“少爷,您别急,今朝还是早着,这些青楼开不了这么早的门!”

她哪里急了?她只是惦念再这么颠下去,心都要跳进去了!

萧玉卿看着坐的稳稳的小青:“小青,你不觉得颠的难受?”

小青摇点头。

好吧!

“小青,前些日子让你做的东西做进去了么?”

“做进去了,本日早晨就能用了!”小青急速道:“少爷,那些东西都是铺到床上的?”

萧玉卿没有回复她,反而丁宁道:“那你再丁宁人将马车的尺寸也量一量,听听这洞房花烛。照着我通告你的那些东西再做了铺在马车里!”

萧玉卿从晕厥中醒过去之后,第一个感想就是浑身疼,不是由于换了身体不适当,而是由于床上用品太次了。

枕头方方正正,那硬度可能用来当武器,床板上固然铺了一层,可是太薄了,就跟睡在板床上一样。

于是,萧玉卿当下就让人做了软软的枕头和厚厚的床垫。

“少爷,到了!”

这本书是《纨绔世子妃:本宫不搞基》,想看后续请戳下面↓↓“阅读原文”↓↓字样!



【也可能拔取如下方式持续阅读全文】

1.微博或微信眷注@朵米阅读网并且私信发送关键词“125”,就可能看到后续形式了!!!

2.百度搜刮“朵米阅读网”进去后搜刮《纨绔世子妃:本宫不搞基》,从第4章初阶阅读就可能喽!

3.评论区会有红心链接,点击进入也可能持续阅读全文!


盗墓笔记秦皇陵第二部
看看盗墓笔记之秦皇陵1电影
下一篇:没有了